主页 > P曼生活 >许玮甯诠释女同志被肯定 石头坦言难下戏

许玮甯诠释女同志被肯定 石头坦言难下戏

2020-08-06  浏览量:713

许玮甯诠释女同志被肯定 石头坦言难下戏

从模特儿成为演员的许玮甯,和从吉他手成为男一的石头,一个从小就嚮往成为演员,却因为害羞个性,兜了个大圈,终于独当一面;一个从不排斥镜头,将演戏当做另种创作方式,揣摩出无限多艺术型式的可能。

许玮甯和石头,两人在表演专业上开始成为注目焦点,也是本届台北电影节的大使,在夏天正式来临时,和LEZS有了一次跨性别又跨领域的对谈。

两位各自喜欢的演员有哪些?为什幺?

石:我喜欢张国荣,他range很大,若要我说有没有什幺演员方面的role model,我想会是他。他可以是英雄,也可以是丑角,表现真的很夸张,好像可以放进各种不同个性去诠释。西方的话像是强尼戴普(Johnny Depp),多样化,外型有稜有角,也是什幺都能演。

许:梅莉史翠普(Meryl Streep),我一直很喜欢的演员,后来发现有一些电影,她会用所谓的方法论去演戏。比较弔诡的是,碰过很多喜欢的演员都说,如果每个角色都100%投入那一定会疯掉,当演员一定要保护好自己。但如果没有全部投入,我不会知道自己极限在哪里,最终还是要用自己舒服的方式去演绎。

许玮甯诠释女同志被肯定 石头坦言难下戏

对于投入演戏这件事,两位现在各自的心得体会是怎幺样的?

许:最近这几部电影我是完全的投入,我是那种没有全程投入会分心的人,必须全然专注,结束戏之后再花长一点时间去转回来。当整个剧组都把你当做剧中的人、现场都是戏中氛围时,对我而言是好的,是一种专业的态度,也是尊重。我习惯在自己一个人时去进入角色,一到现场后就投入去演。

石:《百日告别》影响我很大,我下很多功夫,这部片很沈重,当我演此角时,我没有方法,有些演员是本色演员,有些是方法论,有进入的方式,我比较接近第二种。《百日告别》这部片中有我忧郁的成分,五月天的正面形象,或我的平常生活,比较没有这部片透露出来的忧郁形象。

电影很有趣的是,所有人都在製造一个氛围,都在告诉你,你就是剧中的那个人,除非你不相信这是真的,就无法演出来。因为这部片影响我太深了,角色太重,有时候很难下戏。

很难下戏是怎幺样的状况?

石:因为大概十个小时都在角色里,要突然抽离很难,有时和家人吃饭脑子里还是盘旋刚刚演出画面,当你演出一个人的时候,这人的悲伤痛苦也在脑子里面,要抹掉是很难的。(会不会很痛苦?)很痛苦啊!现在要我再进入那个角色我会很排斥,我会尽量用有距离的方式去做,用有点研究的方式去做这件事。《百日告别》之后我学到的是,你可以把这些东西先放在旁边。

我很感谢的是,这过程中,(导演)书宇一直带着我走,我也跟他为了角色沟通很多次,也让我接触编剧,并不是他写好就要我开始演,如果我认为角色不会这样做,书宇就会改。后来我发现,把自己抽离是很重要的,表演时我要很清楚知道我不是在演我自己,不是在演平常大家熟悉的石头,这些身分需要拿掉。

许玮甯诠释女同志被肯定 石头坦言难下戏

条纹长洋装、镂空高跟鞋,都是SALVATORE FERRAGAMO。

玮甯曾在《16个夏天》演出默默爱在心里的女同志,并且获得金钟奖的肯定,当时你怎幺準备这个角色?现实中曾经对女生心动,或是被同性告白过吗?

许:我觉得爱情是随时随地有可能发生的,我在那个戏里状态中真的很爱林心如,性别并不重要,爱情本身就是跨越很多界线的。反而是演出其中挣扎矛盾又压抑的心情,是需要揣摩的,那种「不说觉得对不起自己,说了怕破坏友情」的感觉。

学生时期因为都是男女混校,我没遇到过外型帅气的女生,反而是开始工作之后,圈子里有些这样的朋友,中性的女生,除了帅之外,又有女生的细心温柔,这些很容易让女生心动。我记得那时在戏中,真的很喜欢心如,下戏之后我看到她都会脸红,都觉得很尴尬。

那段拍摄期间,每个人都很深入,我们在戏中经历过学生时期,回到现实后,我真的有种像同学又像情人,然后现实中我们真的成为好朋友。我们除了像姊妹,也多了一层「曾经是恋人」这种微妙的感觉 

石头写音乐、写文字、出书、也演出电影,这些不同的创作对你而言各是什幺样的意义?

许玮甯诠释女同志被肯定 石头坦言难下戏

条纹衬衫、黑色西裤、咖啡色休闲鞋,都是SALVATORE FERRAGAMO。

石:做音乐现在像是一个很疗癒的事情,非常自然,我现在拿着吉他,就算没有刻意创作,只是乱弹,就像摸一只猫那样的窝心。创作文字,对我来说是比较辛苦的,得用大家看懂的方式但又有文学性,我希望文字不是像说话那幺简单,是被精鍊过的,我很喜欢卡尔维诺的《宇宙连环图》,或是《看不见的城市》,文字背后有很多意涵。

诗是纯粹的文学,有一个想像空间,字里行间有颜色气味、有韵母,很丰富,是我的目标,写散文也希望像诗一样。演戏,好像是,很危险,像是没有手术刀的外科手术,是没有防备的。当我无法好好操作这个人时,强大到我的自我不见了,就很危险。

演戏前,我的自我要先拿掉,如果这角色太重太强了,他的逻辑、人生哲学颠覆你既有的,怎幺办?比方说我要演出一个吸毒贩,对他的人生开始有认同,开始倾向他的观点,我把自己和他混淆了,这就是危险,我看过很多国外厉害演员的一些採访,这也是演员必经的过程,所以现在我会试着让自己保持距离去研究角色。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

最新文章

热门文章

申博太阳城_申博网投代理|新生活开始的地方|观察信息门户网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正网充值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网页被挂sunbet